第20章 中毒

· 邪王的出逃王妃章节列表 ·

费逸琳当即就沉了脸色。虽然不知道她想说的到底是什么,但费逸琳却听得出来她这是在骂自己,怎么可能还会有好脸色!

“你找死!”费逸琳目光一沉,完全不管还有陵越王在身边,抬手就运起幻气要向翁昕云扑去。

“帝尊大人!”

就在此时,不知道是谁忽然大喊了一声,费逸琳身上的戾气瞬间就消失了,那速度快得让翁昕云都忍不住咋舌。

所有人都不由向着某一处天空看去,只见那个如天神一般踏风而来的男人自高处缓缓落下,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。

翁昕云看着那张在没有一丝阳光下也散发着光辉的银色面具,嘴角不由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。

这家伙,什么时候跑了的?刚才要不是感觉救下自己的“陵越王”不对劲,她都不知道这家伙半路找人顶替了自己了。

“拜见帝尊大人!”

整齐如一的声音在整个比试场上空回响着,那声音充满了激动,比圣殿出场的时候都还要热烈。

废话!帝尊大人从来不会参加大陆的任何活动,这大比就算是北虬大陆规模最大的活动也请不来他老人家,谁知道人家现在就来了!

这就是帝尊大人的威信!但翁昕云知道,这一份荣誉背后,韩士州付出了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艰辛。

在这偌大的比试场上,除了翁昕云和“陵越王”还稳稳当当的站着,就连费逸琳都微微弯下膝盖行了个礼。

韩士州透过面具打量了一番翁昕云,见她没事儿才松了口气,接着看向费逸琳的目光更冷了一分。

刚才他没有出现,但暗中都将一切看在眼里,这个女人竟然敢对他的陌下杀手,简直是活腻了!

“圣殿的人都如此没教养吗?”他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波澜,但寒意却十分明显。

费逸琳丝毫察觉到他的情绪,只当他本就是这样的性子,甚至还因为他多看了自己一眼,还主动向自己问话而高兴,完全没有觉得他这话里的嘲讽。

她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十分优雅得体:“回帝尊大人,陵越王妃无故伤人,杀了我圣殿的一名弟子,菲儿只是在向她讨个说法而已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费逸琳整个人都是说不出的娇柔,看得翁昕云下意识一抖,只觉得一身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下来。

韩士州也转开了目光,却是看向了翁昕云:“你杀人了?”

“当然没有!”翁昕云又不傻,才不会承认这种事情呢!

韩士州沉默了一下,声音依旧毫无波澜:“唐天池,你看一下。”

被点到名,原本打算在一旁看戏的唐天池明显愣了一下,待所有人都看向自己的时候反应过来。

“是。”帝尊大人都亲自开口了,唐天池就算再不想插手也不得不插手了。

所有人都屏息看着他,偌大的比试场上安静得仿佛只剩下呼吸声。

良久,唐天池皱着眉头站了起来,又在擂台上转了一圈,看了看那些破碎的冰刃。

最终,他朝着韩士州恭敬的一拜:“回帝尊大人,此人的死因是因为中毒。”

“中毒?天哪!他怎么会中毒?”

“大比之上还有人敢用毒,是谁这么大胆?”

“……”

众人又议论开来,费逸琳当即就冷哼一声看着翁昕云:“堂堂陵越王妃,竟然敢用毒伤人,你还有什么话可说!”

翁昕云白了她一眼,无所谓的耸耸肩:“本王妃倒没什么好说的,只是唐谷主估计还有话说!”

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唐天池,惹得他忍不住也跟着翻了个白眼。

刚才他话都没说完,底下的人就炸开了锅,这个什么费少主又忽然打断了他的话,又不是他不想说。

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,唐天池缓缓开口:“这人身上虽有冰刃的伤口,但并不致命,最多只是流些血而已,不会造成任何伤害。”

顿了顿,他忽然踢了一脚地上快要融化的冰刃:“真正致命的是这上面的毒,见血封喉。这里所有的冰刃都带有这种毒。”

此话一出,周围的人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,毕竟刚才土墙爆裂的时候还是有不少冰刃掉下来的。

费逸琳目光一眯,倒是第一次没有直接找翁昕云问罪了。

但翁昕云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,而是主动开了口:“怎么费少主这一次不质问本王妃了?不知道费少主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呢?”

费逸琳脸色一沉,只是因为一贯的冷漠表情,没多少人看出来而已。

翁昕云发声了,“陵越王”自认不可能开口替费逸琳解围,韩士州更加不可能了,其他人又都是看热闹的局外人,所以一时间竟是所有人都在等着费逸琳的回答。

费逸琳的脸色越来越僵硬,翁昕云却笑得越来越得意。

想算计她?今天不让这女人脱层皮她就不叫翁昕云!

良久,费逸琳却是忽然朝着身边的一个人发火:“孙川,参加大比的人都是你负责安排的,这是怎么回事儿!”

她这意思显然是想让这个叫孙川的人做替罪羊,来转移自己刚才武断的事情。

那个叫孙川的人也不傻,自然明白她的意思,但他不能反驳,只能跪下:“请小姐恕罪!”

翁昕云并没有急着拉回她岔开的话题,就等着接下来的发展。

这时候,她忽然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。转过头来,正好和韩士州对上。

因为带着面具,所以翁昕云并不知道他的脸上是什么表情,但她敏锐的看到韩士州的手动了动。

默契的两人瞬间就明白了彼此的心思。翁昕云诡异一笑,忽然抬脚走向了地上的那个白袍男人,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。

只见翁昕云忽然弯腰从那个白袍男人的手腕上扒下一只手环,抬头一脸茫然的表情:“这是什么?”

一直充当这透明人的“陵越王”这个时候走上前来接过那个手环,冰冷的表情带着骇人的杀意:“还请费少主解释一下这又是怎么回事儿!”

那是一个青黑色的铁质手环,像苏东云这些实力高的人自然看得出来这是什么,但其他人却不懂。

翁昕云自然就是这“其他人”中的一员,当下便一脸茫然的模样:“帝尊大人,这个是什么东西?”

本来她应该问“陵越王”的,但想了想,要是对着其他人叫“夫君”她也叫不出口,更何况她担心这个替身后面会被韩士州给派去“训练”。

那家伙表面看着正经冷淡,实际上可是个十足的醋坛子。

但她这样子落在费逸琳眼里却有勾引帝尊大人的意思,当即心里对她的恨意又深了几分。

韩士州声音依旧淡漠,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柔和:“这是隐藏换气等级的灵器,这人本是黄阶九级的巅峰。”

此话一出,还有谁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。一个黄阶九级的高手假装黄阶五级,还在大比上用毒,关键是这还是圣殿的人。

一时间,所有人看向费逸琳一行人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样了。

大比前检测幻气等级的是圣殿,大比时用毒的也是圣殿,不问青红皂白就出手伤人的还是圣殿,这一切与圣殿一向给人的印象似乎不太相符。

费逸琳脸色瞬间就变了,关系到圣殿的名誉她不可能马虎,因为她比谁都清翁殿主的手段。

当即费逸琳心里就有了对策,毫不犹豫的将替罪羊丢了出去:“孙川,该当何罪!”

孙川身子一颤,想开口辩解什么,可一接触到费逸琳的目光,所有的话语都咽了下去。

想了想,孙川磕下了头:“求小姐饶命!”认下罪名,小姐后面一定会想办法救他的。

孙川想得十分的简单,他正在想着自己这一次做出牺牲,以后会不会小姐更加提拔他。

下一刻,他只感觉头顶传来一阵剧痛,眼底的诧异都还没有散去,一股甜腥就涌了上来。

费逸琳收了手,一脸正义不可侵犯的表情开口道:“圣殿绝不允许这等小人的存在!”

她出手太快,谁也没有反应过来,就算是反应过来了也没人阻止,聪明人都不会去趟这趟浑水。

费逸琳这动作分明是要死无对证,让那孙川担下所有罪责,让人找不到在追查下去的理由。

费逸琳目光微沉,看着不远处如神祗一般的男人有些慌了:“这人是孙川带进来的,定然可以冒充是圣殿的人。”

费逸琳有些紧张,倒不是怕了翁昕云,而是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表现的太过差劲,帝尊大人都看着,她不知道自己的形象会不会下降。

翁昕云自然没有错过她的那个眼神,当下就高声开口:“反正孙川已经死了,要怎么说还不是费少主自己决定的。”

她这话瞬间就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鸣,虽然没有人站出来说什么同意她之类的话,但一个个心里却都是这么想的。

“你……”费逸琳刚想发火,却又瞬间将怒火压了下去。

她转身朝着韩士州盈盈一拜:“请帝尊大人为菲儿做主!”

韩士州冷冷的瞥了她一眼,说出的话却是让她差点儿吐血:“陵越王妃说得对。”

费逸琳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,却见他的目光竟然是看着翁昕云的。

· 章节列表 ·

热门

  • 田园福妻

    最新章节:第20章 谁敢打我媳妇!
    夏小麦刘星辰是小说名字叫《田园福妻》里的主角,作者是沫离,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:一觉醒来,夏小麦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!家徒四壁、吃了上顿没下顿,极品亲戚……最最重要的是,这个原主怎么能这么丑???满脸脓包、肥腻得五官都挤在了一起,这这这,这怎么能忍???撸起袖子,夏小麦开始了漫漫长路看,减肥、治脸、斗亲戚、养包子……咦,这便宜老公怎么看她眼神越来越不对?甚至还想扑倒她?“等等,我们要约法三章,你不能靠近我!”夏小麦抵着某汉子的胸膛,不让他再靠近。某汉子一把抓住夏小麦的手,紧紧抱住夏小麦:“媳妇儿,男人疼自己的女人,天经地义!”说着,直接将某女扑倒...

    作者:沫离04-26 连载中

  • 倾世邪宠

    最新章节:第20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
    主角叫莫寒月宇文峻的小说是《倾世邪宠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闲闲的秋千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她是将门嫡女,以举族之力,助夫君夺位。一朝为后,到头来,却是为她人做嫁衣。含恨而死,意外重生,却变成仇人之女。庶女?傻子?她收敛全身的光芒,只为做最后一击。立誓这一世,断情绝爱,为复仇毁天灭地。可是,这一只又是从哪里跳出来的?阴魂不散,无赖纠缠,还好死不死,变成她的夫君。才名远播的皇孙,转眼变成皇室质子,他留连花丛,肆意非为,成为臭名昭著的纨绔王爷。名门闺秀,世家小姐,都入不了他的法眼。皇帝赐婚,...

    作者:闲闲的秋千04-26 连载中

  • 重生之盛世太妃

    最新章节:第020章 学堂测试
    新书推荐,《重生之盛世太妃》是积云渴雨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楼画语姬瑾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为保家族荣耀,她被送入宫中,替贵妃姑母争宠夺位,推嫡亲表弟登上帝位,谁知他却转头迎娶堂妹为后。费尽心机,却落得个至亲惨死的下场,一场大火,她回到还未入宫的时候,楼画语看着前世那些仇人,低头抿嘴轻笑……...

    作者:积云渴雨04-26 连载中

  • 毒医有药专治人

    最新章节:第20章 姐妹离心
    主人公叫念云顾俊彦的小说是《毒医有药专治人》,是作者仙女棒棒糖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(不是穿越,不是重生,本土纯古言)毒医最擅长的是什么?那就是治人!专治那些狼心狗肺,忘恩负义治人。作为毒医中翘楚的念云,更会治人,特别是治疗定国公府的那群人。先是毁了妾室最大的美梦,再一点点的收拾定国公府的每个人,清算过往的每一笔账。当一层层的面纱解开,唯有他一直不变的陪在她的身边。念云白眼:“几脚换我一生,你倒是会做买卖!”顾俊彦轻笑:“是几脚换一个媳妇。”...

    作者:仙女棒棒糖04-26 连载中